欢迎您来连云港淘屋网:连云港新闻 |||

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

[推荐]走遍连云港:吾在城门外铁锈满征衣

2018-01-07来源:连云港淘屋网正文:[推荐]走遍连云港:吾在城门外铁锈满征衣

(海州镇远楼,原为明代畴昔海州古城西门,后改为城中鼓楼)

翻阅《隆庆海州志》、《康熙海州志》、《云台新志》,滚滚征尘劈面而来。特别是在朝代兴衰更替之际,北接齐鲁、南连淮扬、东扼海路、西望中原的海州,金戈铁马,兵来将往,腥风血雨,生灵涂炭。

(北宋张叔夜登高碑,位于海州城西北白虎山,陈诉宋江败于张叔夜降于海州城之旧事)

(古海州城东、南、西三面环山,依山傍水,城墙显现不打算形状)

(老宅老门,诉说沧桑)

(80余岁老人手植大树已参天,为主人供给阴凉和呵护,见证变迁)

从古到今,有史可查的海州城陷数十次,大小奋战更是不行列举,南北朝、宋金、宋元拉锯战尤为惨烈。自古以来,修城对于海州来说,不光是件彪炳千秋的大事,更牵迁着身家性命,故历代志书对修城者大书特书。

(复建海州城北门 临洪门)

(独一生存齐全的老城楼)

(老城楼是海州人聊天玩耍集会之地)

(双龙井,原为城中居民打水之井,现革新为文史非遗展馆)

遥想当年出征的男儿,冒死拼杀,当穿戴血迹斑驳锈蚀不胜的铁衣返回海州,望见锦屏山下连绵十余里的城楼时,该是如何的表情?是欣喜,是豁达,是悲壮,还是大难不死的快慰?

(老海州人的记忆:曾经繁华的双龙井,如今吵闹不在)

(双龙井文史馆)

(双龙井风景)

(海州镇远楼维修碑记,1995年)

当一切归于安谧,穿行于海州老街老巷,似乎烽火四起、战马嘶鸣不曾有过。唯有锦屏山仍然北望着海州城,日起月落,海退沙涨,花开叶落,人来车往。

(演出配景为复建的南门朐阳门,淮海剧团青年演出员们在表演海州五大宫调——国度级非遗项目)

(复建的牌楼)

(面临拆迁)

(葡萄)

(烧毁的老屋)

(老门)

(三官崇敬)

(海州老城区内80余岁老人与她手植参天大树)

目前,行走于海州,哼唱起《北京一夜》,“我已等候千年,为何城门还不开”,这旋律也许最为贴切……

(鸡也有些古韵)

(老宅)

(石狮与清末名人沈云沛有联系,经年华的洗礼,少了威猛多了可爱)

(海州城区老街老巷)

(用明清海州城砖修建的小屋,统统的年月感)

(海州老街老巷,刹时有穿越感)

(文保单位)

(老住户)

(老墙)

(老屋)

(双龙井)

(双龙井海州五大宫调小曲堂)

(老城楼与仿古街区)

(百年紫藤,位于市艺术书院院内,明海州西千户所曾设于此)